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yang | 13 February, 2014 | 一般 | (11 Reads)

我本河畔一顆不惹塵埃的絳珠草,饑食青果,渴飲愁水。紅塵鎖事,意欲凡心,終且孤芳自賞自清高。

恰如一日,你駕一葉蘭舟而來,撥動著手中琴弦,有些肆無忌憚,初始只當小曲聽罷且將息。

你用船槳激起浪花,拍打我的臉,沾濕我的衣裳。你泊船靠岸,我低頭卸甲,默許了你恣意妄為的闖入。

我嗅到了危險的氣息,感知到宿命的齒輪已開始轉動。而你,只是有意無意的訴說著過去和未來。而我,依舊不言語,只是靜靜地揚起嘴角的弧度小心附合。慣性推開你的給予、你的索要。然後,把頭深深埋起,待醒時,臺已空,江自流。

瀕死之際,我歸還了魔咒,歸還了承諾,你說謝謝,說為什麼,說怕我會恨。你始終沒懂,我從來都只是顆自怨自艾的絳珠草,從來只懂得把痛楚往自己身上堆積,已然如此袒護,又怎能恨得起來?何況當初囂張跋扈闖進來時怎就沒怕過?罷了吧!絳珠仙子將淚水施恩於我,我將其釀成滿腔血淚,一日一滴,滴入你舟下的愁海,染紅你手中搖曳的木槳。

讓傻止步吧!如果你因為不夠傻而選擇離開,如果理智的代價不過是這幾滴血淚與這場傷痛,我還是會選擇做一個智者,至少吊針可以治好這傷口。讓一個人心甘情願地佯裝成一個傻子,那怕也得問問自身的資本吧?
宿命:我是河畔修性的絳珠草,你是湖中逐風的浪子。

我的根深紮在泥土裏,你的舟漂泊在湖泊中。

想要煽幾個耳光,還要看你是否肯給臉,我是否願意放下身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