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yang | 1 June, 2009 | 室內設計 | (47 Reads)
喬莉用比父親當年更嚴肅的表情穿過樓道,推開銷售區的門,朝自己的格子間走去,一個穿著灰西裝的男人迎面走過,喬莉幾乎視而不見,突然,她意識到那個男人在身後站住了,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態度很糟糕,喬莉連忙轉過身,笑道︰“嗨,我今天沒帶隱形眼鏡,差點沒認出來。”   
    聽見喬莉這樣的解釋,周祥的神色才緩和下來︰“我說小安妮,臉色怎么這么難看,工作不要太費心,當心變老喲。”   
    “老了就老了,”喬莉笑道︰“還是帥哥好呀,永遠不會老。”   
    “呵呵,”周祥笑了︰“被三亞的風一吹,嘴巴變甜了,我還有事,不多聊了。”   
    “拜拜。”喬莉說了一聲,目送周祥離去後,回到了辦公桌前。   
    周祥出了賽思大門,去約會他剛剛釣上的女朋友,再玩兩個月,他就要去新公司上班了,他才不在乎賽思的事情呢,這個小安妮也不錯啊,將來去了新公司,可以試著回來玩玩,現下她還是窩邊草,他可不想碰,他來到約會的地點,那個女孩穿著十分時髦,兩個人吃了個午飯,女孩提議去逛街,周祥心想,我們剛認識多久啊,才沒心情當冤大頭,道︰“逛街多沒勁兒啊,去看電影吧。”   
    “沒什麼好電影嘛,”女孩道︰“色戒剪了十二分鐘,還有什麼可看的呀。”   
    “你看什麼十二分鐘嘛,”周祥道︰“少兒不宜,走吧﹗”   
    “我的朋友都飛到香港去看原版的,”女孩道︰“你什麼時間帶我去呀?”   
    “行行,”周祥道︰“我一有空帶你去,看電影算什麼,購物才是真的。”   
    “真的?”女孩高興地跳了出來。   
    “真的。”周祥一邊心裡道真的才怪,一邊伸手摟住她,二人坐進電影院裡,沒看多一會兒,手機震動,周祥掏出來一看,是賽思的電話,他覺得一陣心煩,索性沒有接,不一會兒,電話又震了,他掏出來一看,顯示有三個字︰何乘風﹗   
    他趕緊站起來,穿過電影院的座位空隙,走到場外,手機已經停止了震動,他立即將電話回拔過去︰“何總,我是joe,您找我?”   
    “你什麼時候有空,我要找你談談。”   
    周祥皺了皺眉,嘴裡卻笑道︰“您找我我肯定有空啊,這樣吧,我很快就和客戶談完了,這邊一結束我就回公司。”   
    他回了電影院,陪女孩把電腦看完,便說要回公司,女孩嘟起了小嘴︰“你不是說好了要請我吃飯的嘛,說話不算數﹗”   
    “你自己吃吧,我真的有事,”周祥有幾分不耐煩︰“這樣吧,吃飯了開個發票,我報銷。”   
    “真的,”女孩眉開眼笑︰“吃再多也報。”   
    “你一個人能吃多少,”周祥一想不妙,叮囑了句︰“五百以內﹗”說完,他開了車,直奔賽思而去。   
    他回到賽思總部,坐著飛快的電梯朝上走,電梯的感覺有點像直升機,因為沒有什麼人上下,顯得特別快,但是周祥對這種速度十分適應,從大學畢業開始,他一直在大外企,干得都是銷售的活兒,早已習慣了不按時上班、熬夜、喝酒、泡女孩……他的生活就像這電梯一樣,又快又穩,拼命地朝上飛奔,周祥吐出一口氣,談就談吧,反正他要走了,還能怎地?﹗   
    他推開何乘風的辦公室大門,歐陽貴也坐在裡面,周祥對何乘風笑笑︰“何總,”又朝歐陽貴點點頭︰“歐總。”   
    “Joe,”何乘風熱情地笑道︰“快坐,我正等你呢。”   
    周祥瞄了歐陽貴一眼,雖然他是直接分管銷售的副總裁,周祥就是不喜歡他,自從他上任的第一天類似於“竹聯幫”的宣言之後,周祥就覺得他不怎么地,歐陽貴面無表情地站起來,朝何乘風點點頭,便出去了。   
    “最近的業績怎么樣?”何乘風拔了秘書線︰“Tracy,倒杯咖啡。”   
    不一會兒,一個苗條的女孩端著杯咖啡進來,放在周祥面前,周祥眼前一亮,公司什麼時候新進了這么漂亮的小秘書,他怎么沒發現,這也是條可以鈞的魚,他朝她點頭一笑,秘書小姐抿嘴一笑,轉身出去了。   
    何乘風微微笑著,注視著周祥的一舉一動︰“怎么樣Joe,最近的銷售業績如何?”   
    “您就別提了,”周祥道︰“我想要晶通,法蘭克不給,開拓新業務吧,他也不支援,我看呢,他是被原來的小前台迷住了,像我這樣的,一不是兄弟,二不是美女,自然很差羅。”   
    “我下周還要去石家莊,要見你姐夫,”何乘風笑道︰“他聽你這樣說,豈不是要怪我沒有好好關照你。”   
    “您對我好我知道,”周祥道︰“可現下我確實業績很差,對不起民眾對不起黨啊。”   
    “你別灰心,”何乘風道︰“晶通的事情已經鬧到總部去了,施蒂夫也很不高興,就算他是塊肥肉,也是塊有刺的肉,你沒必要盯著,聽我的話,下周跟我去出差,正好回家看看姐姐姐夫,室內設計裝修傢俬訂做家居裝修住宅裝修 Interior DesignHome DesignOffice DesignResidence DesignFit FurnitureDecorative WorksInterior Designoffice interior designinterior design company法蘭克會改變對你的看法的。”   
    “可是做不來業務,我也沒錢拿呀,”周祥道︰“您也知道,要是我們銷售靠工資吃飯,早就餓死了。”   
    “那,我現下手上有個單子,”何乘風道︰“你先接過去做,答應我,先忍兩個月,一定有大業務給你的。”   
    何乘風的態度讓周祥十分舒服,心想陸帆算個什麼鳥,就是堂堂的總裁,也要給我、給我姐夫幾分薄面,周祥眼珠一轉道︰“何總,我就是佩服您,就聽你的話,不過您找的法蘭克也太差勁了,整天扳著個臉,讓人一見就沒勁兒。”   
    “他就是那種人,”何乘風笑道︰“不苟言笑慣了,行了,你把這個業務拿過去,至少下個月穩賺一筆,我找你沒別的事,就是讓你下星期陪我出差。”   
    “得令,”周祥站起來,淘氣地道︰“您怎么說我怎么辦。”   
    “別貧了,”何乘風溫暖地笑著,像一個親切的長輩般地道︰“出去好好干活。”   
    周祥站起來要走,卻聽何乘風又道︰“我聽說瑞恩要挖你,是真的假的?”   
    “沒有的事,”周祥連忙嘻皮笑臉地道︰“您聽誰說的,這是栽贓陷害。”   
    “沒有就好,”何乘風道︰“行了,出去吧。”   
    周祥笑嘻嘻地走出去,來到Tracy的桌前︰“嗨,你什麼時候來的?”   
    “我剛來一個月。” Tracy笑了笑。   
    “我叫Joe,”周祥道︰“認識你很高興。”   
    Tracy又笑了笑,雖談不上十分漂亮,卻也有幾分動人,周祥喜歡女孩嬌媚一些,最討厭女人冷臉,此時看著Tracy的笑容,覺得她十分有趣,心道小寶貝你等著,等我離開了賽思,再回來找你,不過,他轉念一想,何乘風要去見姐夫,又給他一筆穩賺不賠的單子,要是現下離開賽思,少賺了錢不說,姐夫肯定又要罵他,姐夫這幾年也不怎么待見姐姐,說起來是小舅子,可比起前幾年,那態度差遠了。   
    男人嘛,周祥無所謂地想,姐夫肯定是被外面的女人勾住魂了,才會對姐姐這樣,他也真是沒用,玩歸玩嘛,怎么就上了套呢?